首頁  公司概況  新聞中心  基層·産品·服務  企業風采  聯系我們  網站導航 
  站內搜索
 

  熱點關注
故鄉夢想
 
[字號: ]

初夏時節,一場蒙蒙細雨過後,大地如水洗過一樣,幹幹淨淨;空氣如酒香一般清純迷人。多少次午夜夢回,站在故鄉的塬畔瞭望炊煙袅袅、青山遠黛、夕陽西下……這一次,我真切地感受著雨後的芬芳和黃土坡的氣息,那淳樸的鄉情鄉韻擁抱著我、彌漫著我童年的夢想…

80年代初,我出生在甘肅東部的一個小山村。山村的土窯洞、溝地、煤油燈無不暴露著這裏的貧窮與落後。記憶中的土山路,幹旱時黃土漫天飛,下雨時泥濘難行;夜晚漆黑寂靜,就連十裏外山溝中的流水都能聽見“嘩嘩嘩”作響;牛拉架子車在蜿蜒盤旋的山路上發出咯吱咯吱聲,一直在耳畔回蕩……

雖然改革開放的號角已經吹響,但在西北這個信息閉塞、觀念落後的小村莊裏不見絲毫的風吹草動。4歲的我第一次穿上了紅色的小皮鞋,那是遠嫁到南方的姑姑回家探親時帶給我的禮物。記得那天晚上,小表姐、我、媽媽還有姑姑四個人擠在一張炕上,小表姐不停地哭鬧嫌炕太硬。是啊,土炕上只有一張席和一床氈,能不硌人嗎?我當時心裏想,要是有一種能像躺在厚厚的綠草上或是麥稭稈堆上一樣的軟綿綿的炕就好了。

1987年根據政府的統一規劃,整個村子從半山腰集體搬遷到了塬上,院子裏一半是瓦房一半是窯洞,在政府的支持下家家戶戶通上了電,我們家也用上鼓風機做飯。可就是交通不便、吃水困難、上學路遠。

6歲那年,我開始上學,村裏的小學只有一二年級,一個老師。到了三年級孩子們就只能起早摸黑背著硬馍爬坡翻溝去鎮上念書了,無論天寒地凍還是豔陽高照,就得這樣日複一日來回奔波。我大伯就是村裏的教書先生,每學期期末考試大伯就先後帶著一年級和二年級的學生去幾十裏外的中心小學考試。其實從塬邊向川道俯瞰就可以看見中心小學,但由于交通落後,又是山路,所以需要從塬頂走到溝底,再從溝底直穿出谷才能到達,直線距離只幾百米,但走路得幾小時。期末考試是全鎮學校的大會考,爲了保證不遲到,天還沒有亮大伯就帶著我們出發,冬天耳朵凍得發紫,手凍得麻木;夏天汗流浃背,嘴唇幹裂。孩子們走累了休息時,常常會幻想,有的說要是有大鳥馱著飛就好了,還有的說要是溝裏的水深到能開船就可以漂出谷了,我當時想要是拖拉機能走這條崎岖的山路該有多好啊!

1992年我10歲,轉學到了縣上念五年級。母親湊錢買了村子裏第一台自動磨面機和粉碎機,給全村的住戶磨面掙錢。家裏的條件好了很多,買了黑白電視機、縫紉機、自行車、洋鍾表,還養了幾頭豬,成了村裏的“萬元戶”。一家人到縣城照相館拍了彩色全家福,照片上鮮亮的新衣服和開心的笑容映射著生活的幸福。其他村民的日子也如芝麻開花,然而吃水還是一成不變。

幾個村子的用水來自一個叫“黃山溝”的地方,黃山溝裏有一個泉眼,泉眼周圍用水泥锢起了個正方形的大蓄水池,池中的水滿後就用水泵通過鐵管抽到各個村子裏的中轉水池中。每個周末有固定放水時間,放一次水,各家能吃一個星期。遇到夏季幹旱時池中的水則供不應求,各家得想各家的辦法,有騾子的人家就幹脆到黃山溝的蓄水池馱水,身披朝霞,一馬勺一馬勺舀進一副水桶裏,又一步一吆喝,踏過夜色爲家人帶回希望。有的人家則到稍微近點的枯水井用扁擔挑水,運氣好的話還可以從井底吊上來帶泥的水。如果下一次雨,家家戶戶屋檐下擺滿了盆盆罐罐、鍋鍋桶桶,直到水缸快要往出溢才肯罷休。我當時就想,什麽時候村裏用水也能像城裏人那樣該多好啊!

90年代中後期,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加快,全國出現了打工潮,村子裏有人開始去南方打工,我的父母也加入了外出打工的隊伍。1996年全家搬遷到了銀川,但村裏的一草一木早已浸入了我的骨髓,老家的絲絲縷縷讓我牽腸挂肚,時來入夢。

2005年已經參加工作的我帶著父母回鄉探親。一進大伯的院子就看見堂嫂正在水龍頭下洗菜,我驚奇地問,咱村也通上自來水了?已經退休的大伯急忙從房裏跑出來,高興地說:“今年剛通上自來水,聽說過幾年還有柏油馬路,通公交,你看現在黨的政策多好,你們還是搬回來吧!”進到竈房,以前的盛水缸不見了,鍋旁竟然壓著自來水管。

中午時分,堂哥擰開水龍頭,裝滿一大桶水,說要晾曬一下,給牛飲!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大伯說誰曾想自來水能壓鍋沿上、牲口也能喝上自來水,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黨的十八大以來,村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小學早已搬遷到了鎮上,從村裏到鎮上的公路在修建時重新作了規劃,坐公交只需10分鍾就可到達,孩子們再也不用披星戴月爬山下坡去上學了。2014年我帶著愛人和孩子回老家參加侄子的婚禮,汽車在柏油路上奔馳,繞過一個又一個溝沿,感覺只瞬間功夫,竟已回到村口。村子靜谧淡雅,空氣清新,樹綠地闊,天藍雲白,顯得空曠而遼遠。瀝青路一直通到每家大門口,村子裏的房屋全部蓋成了磚房,房頂鋪設紅色的瓦片,外牆面貼著白皙光亮的瓷磚,裏牆粉刷得白白淨淨,屋裏寬敞明亮,家具一應俱全,一張席夢思床格外耀眼。我家也蓋起了新房,院子裏鋪上了水泥,竈房鍋台鋪上了瓷磚,電磁爐、電冰箱、電飯煲,應有盡有。政府還補助了危房改造款。

中國改革開放永不停步!下一個40年的中國,定當有讓世界刮目相看的新成就!站在塬畔上,山山峁峁盡顯嫩綠,溝溝壑壑溢滿青翠。一陣清風吹來,到處彌漫著淡淡的清香。走在曾經的山路上,呼吸著暗香浮動的清新空氣,觀賞那芳香翠綠的花草樹木,聆聽山路兩旁林間百鳥婉轉吟唱,那種超凡的享受恰似歲月靜好。我仿佛看到一代代村裏人,因爲有夢想,有追求,雖處在黃土高坡,丘陵溝壑,但從不放棄,終于迎來了美好的新生活。

生活如此美好,真想讓我那早已仙逝的爺爺奶奶親眼看看新時代的村莊,享受一下新農村的美好生活!睡夢中,我回到了童年,躺在院子的竹席上數著滿天的星星,爺爺盤著腿,弓著背,托著煙鍋坐在旁邊,用那被煙熏黃甚至發黑的牙咬著煙嘴,嘴一咂再一撇,噴出些白煙來。奶奶則搖著小扇,將那蕩漾的星輝、蟋蟀的琴聲搖進我的心靈。

版權所有:陝西延長石油物流集團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陝西延長石油物流集團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陝ICP備案:0501
推薦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覽